• Sep 04 Sun 2011 21:05
  • 張郎

我本來不是那麼討厭蟑螂的,雖然也說不上喜歡(誰會喜歡蟑螂啊!!!),但絕非那種看到蟑螂就會掩面尖叫、淚眼汪汪、拔腿狂奔的弱女子。國中身強力壯、年輕氣盛的時候,只要週遭的女生大叫張~~~郎!張~~~郎!時,我還會很粗勇的拿起掃把狂戳猛擊;隨著年長體衰,現在看到蟑螂我會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用一只拖鞋或任何慣於接觸地面的平面物體,溫柔、輕輕、決絕地將蟑螂覆蓋住,然後再四下求援,畢竟我心慈仁厚,不忍見到任何生命消逝於自己手中(簡單講就是讓別人幫我背業障)。

在這種蟑不犯我、我不犯蟑的原則下,我和蟑螂也就平靜地度過數十個年頭(當然不是同一隻),可是這種默契卻突然被新生代的蟑螂硬生生打破,貿然攻城掠地,好不張狂!

約莫數月前,我正在沐浴中。大家都知道,因為人不像動物有毛皮、爪子、利牙等在自然界中求生存的武器,所以失卻衣服的武裝時,亦即人類最脆弱、無助的時刻,這也是董永為什麼要趁七仙女沐浴時偷羽衣,李逍遙為什麼要趁趙靈兒沐浴時偷衣服的原因,在人類最脆弱時施加威脅最容易得逞,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雖然我不知道蟑螂到底想要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言歸正傳,當時我一邊沐浴,一邊自我感覺良好地覺得自己既芬芳又潔淨時,突然感到背上癢癢地,於是便很自然地伸手去抓,孰料一碰竟碰到一隻滑溜、碩大的蟑螂,細細又多毛的足節還戮力於掌心中搔抓。我大叫一聲,用力把蟑螂甩掉,可是當時遍身都是泡沫,蓮蓬頭的水又一直沖刷著,所以我和蟑螂都無法瞬間逃離這個困境,於是一個聲嘶力竭、一隻默然無語的費力又艱困地在浴缸中激情翻滾,如果要原音重現、配上台詞,大概是:

女主角:「媽~~~~~媽~~~~媽呀!蟑~~~~~螂!」

男﹝?﹞主角「..........................................」

我相信男主角應該也是有獨白的,只是這個場面著重於牠個人的內心戲,而牠的表情又太細膩生動了,可能要用特寫+顯微鏡才看的到,所以這部份就暫且不表。

其實這件事情發生未久,不過記憶就在此刻中斷了,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我完全沒印象。照理講那隻蟑螂非常大,絕對不可能被沖下排水孔,所以應該是有經過處理的手續,但是我唯一能銜接上的破碎記憶就是我一面啜泣一面又重新洗了一次澡,這大概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PTSD(創傷後症候群)。不過照理講創傷後症候群應該要忘掉最不堪的記憶,結果我反而把和蟑螂共浴這麼汙穢的記憶保留下來,而忘卻如何處理蟑螂這種大快人心的事情,這算哪門子的創傷後症候群啊!還是說,其後發生了更慘不忍睹、慘絕人寰的事情?喔!我不敢想,不要逼我。

在女生中,我應該算是很少掉淚的,一年中哭的次數大概用五個手指頭就數的出來。可是那天我洗完澡出來後,趴在床上肝腸寸斷的大哭好一陣子,而且是那種一直吸氣到喘不過來的嚎啕大哭,因為我覺得自己被玷汙了,既骯髒又污穢,就算再用肥皂搓兩遍,也洗不去、擦不掉那種不潔感。最讓人悲傷的是,雖然家人都在身邊安慰我,但是從朦朧的淚眼依稀望去,我發誓他們的嘴角都在抽動!而且回去後房間中還傳出笑聲,這種被拋棄的感覺能讓人不孤獨、不悲桑、不難過嗎????????

由於PTSD的關係,後來我去洗澡的時候,莫不提心吊膽、疑神疑鬼,總覺得背後有什麼蠢動的黑影搖晃著觸鬚在陰暗中窺伺著我,連一根長髮滑落背脊的搔癢感也讓我嚇得魂飛魄散、雞貓子亂叫,以為又有哪隻受過嚴格游泳訓練的傢伙進行突襲。

本來這個巨大的陰影與創傷已經漸漸隨著時間淡去,我也慢慢拾回安心閉眼洗頭的習慣(不然那一陣子,我洗一洗頭就會突然轉身大叫:"你想嚇誰!",繼續這樣下去我媽可能會去梵諦岡請驅魔師)。可是人生就是這麼殘酷,我真想跪下來問:

老天啊!老天爺!蒼天啊!上蒼啊!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跟瓊瑤借一下台詞,只有這麼悲催的語彙,再加上"你是風兒我是沙"的音樂,才能深刻而貼切地表達我內心的感受)

今天我去店家拿回一件已寄放兩、三個月的衣服,因為之前一直抽不出時間,現在好不容易取回了,自然開心無比,雙手來回撫觸、熨貼、感受著光滑柔軟的布料。突然之間,我摸到一顆黑色的釦子。但是印象中這件衣服應該是沒有釦子的?還是內釦沒有縫好掉下來呢?存疑之際,我將釦子拿起來,於指尖摩娑、按壓,以確認線頭和縫口。只見這顆釦子約莫豆粒大小,漆黑、光滑,邊緣還有一圈凹凸不齊的刻痕,時尚的設計中帶有一絲古怪。然而這件衣服上沒有其他釦子,釦子上也找不到任何縫口。所以我疑惑地拿著釦子問我媽這個釦子是哪來的,如果不是這件衣服的,看她要不要(我媽以前有收集散釦的習慣)。

結果我印象中的最後一句話是,我媽很沉靜、平穩地說:「我沒有收集蟑螂蛋的興趣...」

明明是幾個小時前的事,但是我又再度失卻了其後的記憶。那隻蟑螂和那顆蟑螂蛋是如何消失的我完全沒印象(也不想去深究),我只記得自己一面尖叫、一面口吐語意不明的詞彙,在客廳瘋狂亂跑亂跳亂扭,進行某種自我認定且完全無法控制的驅邪儀式。(而且當我啜泣大叫"我討厭討厭討厭蟑螂~~噁噁噁噁噁!"時,我爸還很悠閒地問我"那如果蟑螂有幾百億,你要不要嫁給牠?"幾百億個頭啦!那都是牠的同伴子孫吧!)

我足足用熱水加沐浴乳洗了四次手,還是無法洗去指尖那種污穢的不潔感,那堅硬、光滑的觸感仍然蝕刻在指腹間,這種觸覺的記憶一定要如此刻骨銘心嗎??

有哪個白癡會覺得跟蟑螂洗澡不夠過癮,還去把玩蟑螂蛋啊啊啊?我下次乾脆跟牠們簽合約、拍電影算了!老天啊!我真想忘了這一切!

創作者介紹

螺螄拜恩的實話實說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我的心中住著一個小女孩
  • 如斯恐怖的經驗也曾發生在我身上,聽見耳邊稀疏的聲音,夜半驚醒,打死了一隻後,老覺得他們家族會向我報復,著實擔心害怕了好一陣子。想想,我還蠻傻的!
  • frieda0121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ㄏ哈哈哈哈
    好好笑喔
    我真的笑到無法自我
    這是繼上次看了洞洞裝以來
    又讓我在深夜大笑的文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因為你的留言,我又看了一遍文章,再度勾起不堪的回憶啊啊啊啊啊(抱頭)

    螺螄拜恩 於 2013/01/05 00:27 回覆

  • 娘砲
  • 賢弟跟張郎洗澡一文讓愚兄也是笑呵呵
    遙想愚兄當年高中穿上皮鞋準備上學
    騎鐵馬騎到一半覺得皮鞋前端似不小心掉進枯葉
    便有意無意用腳趾頭戳它了個好幾下
    心想等等到學校再把它拿掉
    等到了學校,皮鞋一脫掉..........


    殊不知那枯葉正是已經支離破碎+肚破腸流的張郎呢~
    愚兄不才,不知張郎是張郎
    沒失身,倒是失了雙襪子(菸)

    拜勒為,後來回家,我把報紙墊了好幾層在前面才敢穿鞋
    回家後用水沖皮鞋
    張郎的屍塊一直隨水流出來真是絕景啊!


    By我才不是廢柴呢!
  • 一看娘砲便知來者何人(掩嘴笑)~

    到學校才發現可麻煩了,那閒兄不是用腳趾與張郎共舞了一整天(暈厥)。

    螺螄拜恩 於 2013/01/05 22:50 回覆

  • 小點
  • 螺螄你好~
    前幾日聽信了好友的饞言,跑來這一探究竟
    果真是個萬惡之地,讓我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XD
    在電腦前癡笑的次數已經惹來母上頻頻關切....


    大大的文筆輕鬆幽默外加中肯毒舌,每看完一篇煩惱就少一些(是有沒有這麼煩)

    今日看到這篇你與張郎的一段愛(?!)恨糾葛,也想和你分享些與蟲兒們的故事 ^^


    <你沒發現我躲在角落~---摘自 Jolin"說愛你">
    約是三年前,去7-11買飲料,正當陷入日常的猶豫不決時,右膝被"搔抓"了一下
    錯愕之際我看著自己的雙手,心想:我沒抓啊....是錯覺吧

    接著又來了一下! 不是錯覺! 立馬戒慎恐懼盯著右膝,但當時穿著長褲什麼也看不到
    正在考慮要不要掉頭回家脫褲檢查(?!)時,忽然感覺到"有東西"順著膝蓋往上爬!
    驚嚇指數瞬間破表!!

    但身為現代女性,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站起---摘自 hold住姐
    我一手摀嘴(怕叫)一手摀腿(已經爬到大腿了,阻止他!!) 屁顛屁顛的跑回家...

    一進家門,瞬間扒光自己使客廳衣物散落一地,只著內衣褲的逃到房間姐渾身顫抖著
    母上聞聲探問,我支支吾吾的說褲子裡有東西!
    勇者老媽把褲子抓起甩了甩,有一黑影落地

    瞇眼細看,是隻食指般長的大蟑螂啊啊啊啊啊....
    之後情形我與螺螄娘娘一樣記不清了

    此不共戴天之仇與此番折辱至今仍歷歷在目呢~
  • 謝謝小點兒謬讚,能幫忙分憂解勞是小的榮幸。

    好精采的蟑螂故事(鼓掌)!

    幸好小點兒沒有嚇到在7-11剝光衣服,不然路人就賺到惹。

    螺螄拜恩 於 2013/02/18 17:44 回覆

  • 訪客
  • 老爸的一番話讓我爆笑了

    "那如果蟑螂有幾百億,你要不要嫁給牠?"

    老爸好有才華!!!
  • 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嫁

    螺螄拜恩 於 2013/04/11 11:53 回覆

  • 沈雅微
  • 寫的讓我雞皮疙瘩掉滿地,邊看邊想像那個畫面.........
    哈哈~
    因為看陰屍路,在一個機會下看到你的文章,真的是笑翻我了,^^
  • 這兩件和蟑螂的韻事(?)真的帶給我很大陰影,我到現在洗澡都不敢閉眼...

    謝謝你的支持啦(飛吻)~

    螺螄拜恩 於 2013/04/14 14:07 回覆

  • 羽喬
  • ..............看完這篇勾起了我久遠以前的記憶 太有感觸! ............本人現在已經三十有六, 記得那是高中時 有一天晚上要睡覺 也不知道那天是怎樣心血來潮 決定穿新買的深V絲質睡衣來睡覺 睡覺睡到半夜 聽到有奇怪的聲響 打開燈要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結果看到莫名不明的飛行物體...(因為很大一隻) 而且在我判斷出到底是什麼之前 牠就落到了老娘的深V睡衣(恩 對就是我的事業線)裡............而且我也看清楚了牠 是一隻無比巨大的蟑螂...真的應該是蟑螂界的巨石強森...大半夜的我整個人尖叫到應該警察都要趕來了 但是警察當然沒來我的家人衝來了 (這之間我以經完全忘記我到底是如何把蟑螂弄出來 完全沒印象) 我就一邊哭一邊訴說剛剛發生的恐怖遭遇 總之最後還是讓牠逃走了 搞得我之後好久都無法安心在房間睡覺, 還有印象很深刻的就跟大大一樣
    我一邊哭一邊洗澡(哭超慘) 覺得怎ㄇ洗都洗不乾淨 事業線的皮都要被我搓破了......
    我恨蟑螂! 所以看完大大的文有一種 原來我不是孤兒(被揍)的感覺 於是有感而發了留了言. (呼) 有點舒暢 哈哈哈哈!

    (PS:新買的睡衣當場就被我扔掉了 此後也沒再買過同款...) XD
  • 深V絲質睡衣+事業線!!!這隻蟑螂真是三生有幸,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捻鬚)~~~

    螺螄拜恩 於 2016/05/02 00: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