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集劇情十分嚴肅,編劇意圖用大量的衝突對立要素轉移焦點,讓觀眾忘記這齣戲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成開心農場的事實。由於探討議題繁複,在正文開始前,我先幫大家簡單整理一下重點:

1)Rick與Shane的「王者再臨之鹿死誰手」

2)Lori與Andrea的「猜猜看才是那個賤人」

3)Beth與Maggie的「窩要屎泥鼻要拉窩」(Maggie:......我沒有拉妳,妳的衣服被門把勾住了......)

4)不但T-Dog被鬼隱,連Daryl都被松鼠帶走了之「悲哀的配角人生」

既然男主角(?)不見了,就讓我們隨便看看這群人到底係沒安怎,如果你覺得這篇心得文有氣無力的話,那絕對不是錯覺。(拭淚)



先談「王者再臨之鹿死誰手」,Rick把Shane拖到四下無人的荒郊野外後,嬌喘一聲倒在孔武有力的Shane懷裡,他眨著濕潤的眼眸,輕啟朱唇道:「北鼻~讓我們來談談Otis~」。

結果勒?結果根本沒人管Otis的骨灰要供在金寶山還是灑在海裡,兩人爭論的是領導權及Lori的所有權,Otis大概是本劇中最常被提及,但也最沒人在乎的名字...。

就像之前在EP7討論過的,我一直很懷疑Shane所謂的「愛」是真愛,或只是一種需要「被需要」的錯覺?他自己在本段也承認了,與其說是愛,Lori和Carl更像他生存的動力。若從這個角度觀之,Shane是一個非常脆弱的人,既有世界崩解後,用強悍的外表粉飾必須攀緣他人而生的恐懼。

在第一次的討論中,Rick給予Shane明確的指示--->要繼續結伴前行,就得放棄Lori和Carl,並服從他的指揮。這是Rick明白Shane的危險性後,所做出「在大前提下,不放棄Shane」之判決。然而Shane沒有直接回覆Rick,僅再三強調先前行為的正當性。在缺乏共識的情況下,第一回合的辯論不了了之。



這位小弟前一集才身負重傷、寸步難行,這一集便健步如飛,Hershel簡直如華陀再世,當獸醫真是可惜了!



第二回合的紛爭源於Randall的生殺去留。兩人扔下Randall欲離開,沒料到他是Maggie的同學(從鉅細靡遺的敘述中判斷,他可能暗戀Maggie很久了),熟知農場位置。Shane起了殺意,Rick出手阻止,新仇加上舊恨,兩人大打出手。



天啊~!Shane你想做什麼(左手掩面尖叫,右手比大拇指)~然後Rick!撿肥皂的時候要注意後面有沒有人啊!



憤怒的Shane先推倒哈雷,壓在Rick身上(Rick被壓到時那聲慘叫好萌~),隨後以奧運鉛球冠軍的實力擲出千斤頂。窗戶應聲破碎時,兩個人都呆住了,Rick發愣地望著意圖殺害自己的好兄弟,Shane則呆滯地注視著玻璃窗上瀕臨瘋狂的倒影。



Shane口角噙血、失去理智的姿態和緩緩自屋內爬出的殭屍相互重疊這一幕,相當意味深長。Shane與Rick對生存的主張,基本上是兩條平行線,Shane覺得「只要能讓我們活下去的選擇,就是正確的選擇」,所以他可以不計代價鏟除眼前阻礙;Rick則認為「每一條生命皆彌足珍貴,我們無法輕率決定他們的生死」,因此他花了整整七集的時間尋找Sophia,惱怒想墮胎的Lori,並且冒著危險回來營救一度想殺他的Shane。

Rick的主張幾近完人,坐著看戲很容易,但活著掙扎時仍堅持信念,我懷疑世上幾人能達到?Shane的決策很實際,不過當碎玻璃上同時映出他和殭屍的身影時,我們可以想想,當「只要能讓我們活下去的選擇,就是正確的選擇」無限上綱時,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



殭屍:「上學要遲到了啦!你快讓人家上車!」



Rick與Shane搏鬥之際,Lori和Andrea也展開「顧人怨女王生死鬥」。Lori指責Andrea自私、不關心他人、自己的內褲不自己洗(這才是重點);Andrea責怪Lori自我中心、像女王般擁有一切資源,坐享齊人之福(這才是重點)。看到這裡,我只能撫胸讚嘆她們兩個都好會罵,罵得好精闢、好自然、好流暢,八成和包龍星一樣,曾在妓院接受過專業的罵人訓練,此番唇槍舌劍簡直比Rick與Shane打架還精彩(嚼爆米花)!

PS:Lori不滿Andrea不做家事的想法有點奇怪,如果女性能擔當起防禦家園的重擔,為什麼一定要把她留在廚房?

二女戰火持續延燒至對Beth的處置。Lori阻止Beth自殺,Andrea認為她多管閒事,Beth自殺是個人意願,他人不應強加干涉。之後Andrea刻意放Beth一人,任其做出選擇。Beth自殺未遂後,Maggie怒斥Andrea不負責任,Lori則在旁規勸Andrea或許是對的,在非常時刻需要非常手段,Beth現在已釐清自己的方向。



Beth:「諸位大娘反應過度了,其實我只是想沾點血在腳底上寫個『慘』字......」



對我而言,Andrea的「自殺自由意志說」非常荒謬。她一方面斥責Dale當初不應攔阻,一方面又得意於自己現在找到人生新目標和活下去的動力。但是當初若無Dale出手,她如何能得到重獲新生的第二次機會?什麼「試著靠自己活下去」、「學著找到活下去的理由」都是建立在「活著」的前提上吧?假若那時她隨著實驗室一起爆炸,現在大概只能「試著找到活人願意幫她做中元普渡」。



再者,或許人類的確有自行決定生死的權利,但絕對不是在情緒不穩的時候。就算Beth必須學習怎麼承擔痛苦,但是當她痛失親人、精神受創之際,真的能做出理智和正確的決定嗎?Andrea如何確信該決定不是一時的情緒發洩?不是掙扎惶惑的向外求援?Beth永遠不會為這個決定後悔?而且今天好在Beth是用刀子自裁,如果是槍枝,那連猶豫和遲疑的機會都沒有了。個人無法認同這段的處理手法及論點。



我懷疑Lori後來忙不迭地連聲認同Andrea,是意圖使她對情夫之事封口。

片末,小弟Randall可憐兮兮地被重新塞回行李箱,逃出生天的Rick再度向Shane重申對生命的信念、領導權與所有權,而後將槍交給Shane,表達他對Shane的全然信任。而Shane一言不發的接過手槍,回程時默默凝視著金黃稻浪中蹣跚獨行的殭屍。



我不知道Shane是怎麼想的,也不知道編劇會怎麼處理後續,但是很多時候,TWD中這對亦敵亦友的Bromance最令人動容。(Daryl:......那我勒?)



PS:中段Shane質疑那兩具殭屍身上沒有明顯傷痕,讓我疑神疑鬼地揣測這是不是什麼大魔王要現身的伏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螺螄拜恩 的頭像
螺螄拜恩

螺螄拜恩的實話實說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