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集由於Lori大姐之故,讓我一度以為自己在看《金枝慾孽》還是《美人心計》之類的宮廷鬥爭劇,詳情容後再敘,先來瞧瞧Rick小隊這集又造了什麼孽。



接續上集,Rick殺人撿寶正欲離開之際,雜魚的同黨就找上門來了(還記得雜魚叫什麼嗎?Dave和Tony,忘記人家的名字他們會死不瞑目的)。Rick以比美孔子困於陳蔡的毅力,意圖說服雙方和平解決爭端,但對方二話不說就開火了。

想想看整件事真悲哀,所剩不多的倖存者被殭屍夾殺之餘,彼此間還自相殘殺。要怪只能怪Tony隨地便溺的不良習慣,引發了身為人民公僕的Rick守護社會秩序、維持環境整潔之使命感。電視寓教於樂地教導觀眾,即便世界末日來臨,切記勿隨地大小便,不然可能會惹來殺身之禍。

迫於雙方對峙,Rick派遣萬年誘餌Glenn去吸怪兼開車,Hershel掩護Glenn,Rick負責斷後。這個安排怎麼想對Glenn都很不利,當正妹的工具人就算了,當鬍渣男和老頭子的工具人實在不划算,Glenn你要不要考慮一下自立門戶開分店?



結果Glenn被流彈驚到後,嚇得躲在垃圾箱旁動彈不得,一開始我還以為他順便在垃圾箱裡找宵夜。是說Glenn你也不是處男了,就這樣慷慨赴義應該不會有什麼怨念,搞不好之後Maggie嬌羞道:「親愛的~我有一個好消息要跟你說~你要當爸爸了!」時,你會恨不得怎麼沒早點死。



槍聲引來大群殭屍,久違的殭屍Buffet終於出現了!



慈濟師兄Rick派Glenn去送死不會不安心,不過看到負傷敵人受困卻急得晚上睡不著覺。姑且不論Rick是不是和Hershel一樣有到處收集公仔的習慣,僅憑單薄戰力,在重重殭屍包圍下,違反個人意願進行截肢手術後,再帶著一個傷者、一位老人、一顆泡菜,妄想突圍而出......這計畫可行嗎?如果Rick不是主角的話,大家早就Game Over了吧?我能理解他臨危救難的道德良知,但Rick不得不認清現實和理想間有莫大差距。另外,被安全攜回的傷患成為敵方循線而來之隱憂,再度激化Rick和Shane間的對立。



不要再逼Hershel了~Rick!人家明明是獸醫,你卻把他當怪醫黑傑克在用。



非常可惜的,上一集翻車的Lori沒有受重傷,也沒有嗝屁,甚至生龍活虎地親手解決兩隻殭屍。如此強大的武力和生命力大概是綠光罩頂的Rick遲遲不敢離開她的原因,如果跟她離婚可能會死的比被殭屍攻擊還慘(Rick:老婆~這頂綠油油的帽子戴久了還挺別緻的~)。



Shane把Lori騙回農場後,不小心在眾人面前洩漏Lori有孕的消息,Lori不能原諒Shane的再三欺騙,直接面對面攤牌。個人覺得,不管Shane之前做了什麼雞鳴狗盜的事,至少帶Lori回來這點沒錯,Lori的一意孤行不但給大家添麻煩,亦會成為Rick逃亡的負擔。而且什麼人都有資格怪Shane,就是Lori不行。Rick不在時,她用盡了Shane的剩餘價值,一旦Rick返回,她便以受害者的姿態自居,這種女人真的是......太強了!惦惦吃三碗公,足以作為現代女性的表率!(喂)



瞧瞧Andrea聽到Lori懷孕的表情,滿臉寫著「別看我~我現在荷包很緊,沒錢打金鎖片給妳!」



Lori與Rick會合後,先來了一場不知所云的脫衣秀,害我以為好戲上場,連忙抓了一把爆米花。結果Lori像狡獪的後宮嬪妃般,貼著Rick輕聲咬耳朵道:「Shane心思險惡目無天,占你妻兒奪你田,你趕快跟他來翻臉,不然被他一棍來打扁,搞不好Hershel還被他強姦一百遍呀一百遍~」而Rick則露出「(震怒)朕不給的,你不能搶!」之兇惡貌。賢伉儷現在是在演哪齣啊?《滿城盡帶唐伯虎》嗎?

雖然Shane的確具有很強的威脅性和侵略性,但其目前之大方針仍是以保護小團體生存為主吧?而且當初殺Otis還不是為了救Carl,為了哭爹叫娘的Lori。本來反Shane的我看到這裡都覺得莫名其妙,有種被逼上梁山之感。



接下來輪到獸化的Daryl了,看到他晾松鼠像在曬香腸臘肉的時候,我內心湧現無盡的悲桑。你就這麼愛松鼠嗎?吃松鼠吃上癮了嗎?吃土撥鼠換換口味不行嗎?松鼠之友這廂沒完,那廂光頭媽閒閒沒事不用找女兒又來鬧他,頻頻拱他去找Lori。



哩賣勾剎啊!人家從第一季找哥哥找到現在連個鬼影都沒有,中途換人生跑道找Sophia,找一找又媽呀~蘿莉變殭屍!妳知道他心裡受創有多深嗎?妳知道他每天就著營火吃炭烤松鼠、松鼠三明治、松鼠火鍋、三杯松鼠時,眼淚都一滴一滴掉到松鼠尾巴上嗎?Daryl衝著妳大吼的那句:「你害怕了!因為你孤身一人,不知如何是好!」就是他哀桑的自白啊!

好了,我們不要管松鼠了(對不起,我是指Daryl)~來看一下Maggie和Glenn好了。



不肖女Maggie在可能會連躺七集的Beth床前向Andrea哭哭:「嗚嗚~人家要把拔」,結果下一秒Rick等人歷劫歸來,她立馬越過老爸,奔向Glenn懷中。那一刻Hershel衰老的背影說有多滄桑就有多滄桑,顫巍巍轉過身的那張苦瓜臉起碼比之前老了十歲。



而Glenn則用很聰明的方法暫時擺脫Maggie的糾纏:「我.....我發現自己對妳有感覺,但我看不起這樣懦弱的自己,別靠近我!」這樣一講,哪個女的不是又欣喜、又困惑、又惶恐,重點是一步都不敢接近他。(Glenn:唔~終於沒人了~剛剛在垃圾箱發現的半片披薩可不能被其他人發現~嚼嚼嚼)

至於Andrea、Dale,和T-Dog沒什麼好說的,我各用一句話幫他們總結。



Andrea:「Shane~Shane~再來一發如何?上次春風一度後,人家是血暢膚顏賽西施~」



Dale:「Shane很危險世界上只有三個人知道,一個是我,一個是Lori,還有一個我不能說!」

T-Dog:「..................」(對不起,他有台詞嗎!?)

    全站熱搜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