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ic.png

日常通勤路上匆忙,一下捷運,著地的每分每秒只想趕快回家,極少留意周遭人事物。但那天返家的路上有個女孩吸引了我的目光,她背著大包小包,不似一般通勤族,更像返家游子,目光如炬,盯住牆上廣告,好奇拉遲了我的腳步,通常只有帥哥或掉在地上的鈔票才能拉住(落單的發票也會一腳踩住)(一票在手、希望無窮)。

廣告上寫著:「爸爸要我早點休息,總是待辦事項上,沒完成的那一項。」

紅衣女孩(不是紅衣小女孩)(抖)緊盯著那幾行字,照片中看不到的清秀側面微揪眉頭,而我彷彿以一種後設的姿態闖入此幅和諧圖像,站在畫框外側眉間打結思考著也許相同的事情:出社會不知多少年,看我寫部落格的青澀高中生現在都成了社會人,而我的生活中依然只有忙、盲、茫,伴隨忙碌工作,沒有更加前程似錦或前途無「亮」,堆疊的似乎只有年紀、茫然和病歷張張。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jpg

討論《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之前,先讓我們談談《不可能的任務》系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難看起死回生的(主觀看法)。

 

2.jpg

基本上,你可以重複看三遍第一集看到不要不要,《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無論在劇情發想(當年)或阿湯哥的美色上皆有可觀之處。接著把二、三集的DVD當飛盤丟,或直接折成兩半,原則上我不建議第二種做法,因為丟飛盤起碼能鍛鍊到部分肌肉並訓練手眼協調動作,有益身心健康。

文章標籤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