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666 Park Avenue》的前景不是很樂觀,不單是收視率,當觀眾一面看恐怖電視劇,一面心有餘裕思考明天早餐要吃培根肉鬆蛋餅或總匯三明治時,表示劇情無法完全抓住觀眾的注意力(也有可能是我肚子太餓了)。

說來《666 Park Avenue》第二集什麼都不缺,要驚悚?端出「向希區考克致敬」;要煽情?有三組人馬輪流脫給你看;要懸疑?密門未解之謎又謎上加謎。然而這些元素全部堆在一起卻味如嚼蠟,精神層面沒有直觀的驚人刺激,心理層面缺乏回味再三的議題。若抽掉恐怖要素,《666 Park Avenue》作為一部通俗電視劇亦甚為平淡。不幸中的大幸是此僅為第二集而非第二百二十二集,依然有期待和成長的空間。



回到劇情,Jane質疑John一聲不響就被資源回收了,好歹垃圾車收廚餘時都會放《少女的祈禱》,門房Tony以John跑路去Vegas搪塞。(門房Tony劇中定位未明,不知他是一無所知的局外人,或Gavin夫妻的打手)



Jane清點物品之際聽聞牆後異聲,遂仿效匡衡鑿壁借光,在牆上挖了一個大洞(是誰瞎了眼請來這種專門破壞建築物的管理員),結果洞中飛出一大群鳥。經除蟲工探勘,大樓通風井裡的鳥比人還多,就算Henry失業,也可以和Jane去第五大道擺攤賣烤小鳥。



說好聽是為了除鳥,實際上想實踐個人破壞嗜好的Jane要除蟲工敲掉被水泥封住的門。而小賊Nona像NPC一樣反覆跑出來警告Jane烤伯勞鳥是違法的,不要打鳥的主意,否則將惹禍上身。



Nona的特殊能力除順手牽羊外,尚能藉由他人隨身物品預知苦主死狀。



結果除蟲工回家的路上果然遭鳥強吻,但鳥其實只是孤單寂寞覺得冷想跟他玩而已,除蟲工是因為過馬路不走斑馬線被車撞死的。(請注意交通安全)



另外一方面,Jane養成了午夜夢迴就到地下室健行的健康運動習慣,而且每次打開密門都有不同風景可看,像這回就看到一個躺在血泊裡的男人和她say Hello,真是一石二鳥同時省了上健身房和看恐怖電影的錢。



夢醒後,裝滿衣服的洗衣籃證明這不是夢,還證明了Jane作夢不忘健行,健行不忘收衣,可說是相當賢慧。



之後Jane收到一張疑似Nona送來的報紙,說明大樓在1956年的確發生過謀殺案,被害者正是Jane當晚夢到的男人,Jane覺得其中必有蹊翹,搞不好自己在無意中開發了天眼通的能力,多加練習假以時日說不定能成為教主。



事實上,真正的教主是大樓住戶Daniel,她從1956年便開始遇人不淑,自六零年代至二十一世紀不知殺了多少負心漢,大概可以組好幾支足球隊了。在Gavin能力的庇佑下,青春永駐的
Daniel殺完人後都會重開機(配合Windows XP音效),唯一壞處是得當一輩子黃金剩女。



而Gavin和Henry的感情線如火如荼進行中,Gavin帶Henry參觀私人的新阿姆斯特朗旋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收藏後,又對Henry進行秘密小測試,確定
Henry是可以託付終身的良人(不對吧)。



最後是不重要的Brian和Louise支線,喜歡在家跳脫衣舞的Alexis趁Louise住院期間免費外送服務,面對金髮尤物,Brian拒絕不到三秒
就完成皇家禮炮21響,我是覺得他假裝拒絕時可以再有誠意一點。




Louise出院後,收到Gavin致贈的三十萬賠償金(突然有種想被電梯夾的衝動),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可能是Alexis獎賞Brian的夜渡資。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