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侏儒與交際花(In the company of the courtesan)
作者:莎拉.杜南特(Sarah Dunant)
出版社:如果出版社
ISBN:9789866702495

故事大綱:(摘自博客來)

羅馬,1527年

神聖羅馬皇帝的軍隊在上帝的永恆之城城牆上炸開一個大洞,讓一群決心燒殺擄掠的半飢半瘋軍隊蜂擁而入,當這件意想不到的惡事發生時,我家小姐,芙恩梅塔.白安琪妮,正在修眉,給嘴唇點上胭脂。

被羅馬樞機主教寵幸多年的交際花芙恩梅塔,在羅馬破城之時,一夕變成被削了髮、逃難中的女人,她帶著僕人---侏儒布奇諾,回到當時最偉大的城市威尼斯,那時他們身上僅剩、足以重新開始的只有---吞入體內的珠寶和一本製作精美的佩托拉克詩集。他們的目標是,如何讓羅馬的交際花,登上威尼斯的交際花名冊的頂端,於是,在她成為高級交際花的路上,這些人相繼登場:盲女治療師伊蕾娜、土耳其仰慕者阿布杜拉.帕錫納、斷臂詩人阿雷提諾、畫家堤香、熱戀情人佛斯卡里……

侏儒與交際花在功課做足、打通關係之後,倆人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心得:

看完故事大綱和書封後,再看本書,你會覺得被騙了。照理講,這似乎是絕世交際花的豔情史,以侏儒僕從的角度敘述在十六世紀義大利宗教戰爭的亂世中,交際花芙恩梅塔如何以高超的交際手腕和舉世無雙的美貌,從一無所有登至頂峰。

然而自原文書名《In the company of the courtesan》其實可以稍稍瞧出端倪,交際花芙恩梅塔最具存在感的篇章大概是第一章智退西班牙軍的部份,接著便一步步退居幕後,帶著那頭耀目金髮和一雙翠綠碧眼隱入繁華的水都威尼斯,成為侏儒布奇諾的故事背景。

從上一本歷史小說《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即知莎拉.杜南特非常擅長以綿密細緻的文字描寫富含戲劇張力的動人劇情,書中人物俚俗抑或高雅的對白錯落生動,栩栩如生之時代景物鋪陳與鮮活的角色設定,讓歷史在眼前鮮明地活了過來。

如果說《維納斯的誕生》最大問題在於角色情緒的過度渲染,及結尾之陳腐老套;而《侏儒與交際花》的缺失則是主線劇情淡薄,近四百頁的小說足以讓讀者飽覽淪亡破敗的羅馬以至冉冉升起的威尼斯風情,但卻無法將注意力持續集中在繁瑣無味的人物故事。所謂的羅馬樞機主教、土耳其仰慕者阿布杜拉、畫家堤香、熱戀情人佛斯卡里都只是蜻蜓點水帶過,只有侏儒布奇諾和盲女治療師伊蕾娜這兩條線時不時穿插於故事間,最後於結尾交纏並引爆一抹後繼無力的火花。

然後《侏儒與交際花》的某個非戰之罪是翻譯問題,我們不能期待每個譯者都像《神秘森林》的穆卓芸般,將非母語轉化的信達雅兼具,柔順流暢一如被熱刀滑開的奶油。但當我讀到某些明明由中文組成,卻無法以中文辨識的句子時,便深覺譯者也許有繼續努力的空間。(每次翻譯要讓我崩潰時,我就會跑去翻意識流翻法之夢囈大作《狂骨之夢》,這部譯著有穩定人心的功效,讓悲傷無助的讀者覺得「反正再壞也不過如此,還能有其他低谷嗎?」)

比較有趣的小地方是,莎拉.杜南特喜歡稍加改寫歷史人物以編纂入小說中,例如《維納斯的誕生》中之米凱朗基羅和羅倫佐.梅迪奇,再如《侏儒與交際花》中的堤香與阿雷提諾,令喜歡羅馬歷史的讀者會得到一點小小的樂趣。



《侏儒與交際花》的封面取自提香畫作《Venus of Urbino》,我曾在烏菲茲美術館看過原畫,很美,然提香的圓潤筆觸不是個人最欣賞的作畫風格。

說到喜歡羅馬歷史的讀者,個人認為,《維納斯的誕生》和《侏儒與交際花》此二書,若荷包飽飽的話可考慮一收,但一定要收的羅馬歷史小說首推羅伯特.哈里斯(Robert Harris)之《最高權力:西塞羅執政之路》(Imperium),書名看似生硬,內容卻相當有趣,可惜續集《Lustrum》至今遲遲未譯。(羅伯特.哈里斯還有一本《龐貝》,描述龐貝城的殞落,但我誠懇建議不要買啊不要買...)

最後我要順便推薦一部同樣名實不符的歷史小說:羅伯特.洛珥(Robert Löhr)寫的《土耳其人的詛咒》(Der Schachautomat),雖然其劇情大綱亦有掛羊頭賣狗肉之嫌,但內容引人入勝,甘於被騙。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我的心中住著一個小女孩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此則為私密回覆

    螺螄拜恩 於 2012/09/24 22:19 回覆

  • snail
  • 狂骨之夢看到我真的快哭出來~
    幸好漫畫版出了~志水畫的真的是很到位啊~
  • 我也喜歡志水的畫風>>>>CLAMP的人設,尤其是榎木津的部份。不過漫畫和動畫版都太美化京極堂和關口了,芥川龍之介的幽靈能帥到哪啊!尤其關口根本就是隻猴子啊啊啊~!!!

    螺螄拜恩 於 2012/09/22 00: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