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位朋友是「學長殺手」,她認識的男人舉凡網友到街友皆是學長,我也跟在後面吃香喝辣了一段時間,雖然說沒有雞排珍奶刈包,不過眾所皆知學長都馬(假裝)很會修電腦,所以我的電腦也被修過不少次(這句話感覺怪怪的)。

「學長殺手」已經結婚了。嚴格說起來,以「學長」的界門綱目科屬種論之,她的老公也算是學長的一種,「學長殺手」能夠得其所歸,普天下的學長應該額手稱慶(?)。

然後因為現在沒人能幫我修電腦了,都得自己扛去Acer修,所以我並沒有想詳細討論「學長殺手」這件事,而且人妻如果看到網誌可能會想殺我,她的跆拳道得過九十幾分,厲害的很!

只是我剛剛突然想到,「學長殺手」曾經做過一件讓人很袂爽的事。在她的強力慫恿下,我獻出了第一次和網友見面的經驗,那位學長不會修電腦,但很會耍嘴皮子,在網路上聊天聊的挺開心。然而一切僅止於聊天而已,彼此間沒什麼深刻的交流,更沒有《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或《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等浪漫情事。但「學長殺手」不知為何硬要大家湊在一起吃頓飯,我連和朋友吃飯都懶了,更何況是和網友。而且學長認為一王二后很尷尬(學長說實話,你心裡到底在想什麼羞恥Play?),於是硬拉了一個陌生人陪酒。

尷尬的事情若僅止於此也罷,畢竟我人生中也沒少見過什麼大風大浪,都有公車上的阿嬤跟我聊天聊到不讓我下車了(其實是單方面的溝通),來個陪酒的陌生男子亦不足為懼(他比學長更健談勒)。重點是,由於學長的重型機車上沒有任何把手可抓,在去程和回程的路上,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接觸,我只好將雙手環抱胸前,然後在每次的剎車和紅燈時惡狠狠的肘擊學長背部,在接近宿舍的路上,我發誓我有聽到他咳血的聲音。

尷尬的事情再止於此也罷,大不了包帖跌打損傷的藥送他當訣別禮。沒想到我回去跟「學長殺手」說這件事讓我有多不好意思、多丟臉後,「學長殺手」隔天竟然全數透露給學長,還說:「哈哈哈~學長你是不是故意剎車啊~快說是不是故意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個頭啊!少女維持的苦惱怎麼可以告訴學長!這種事能拿來說嘴嗎?還好學長不會修電腦,不然我的電腦可能會從Windows變成永恆的Dos。

此事之後,我在網路上遇到學長都相對默默無言,以前可以隨隨便便打屁一個小時,如今三棒子打不出個屁來。幸好學長沒多久就被送去外島當兵了(喂),當兵的人是無法上網的,這一切真是不幸中的不幸...。(學長,希望你現在一切都好<---好沒誠意的結尾)

PS:縱然題名為「學長殺手逸事1」,但理論上是沒有2了,生命誠可貴。

創作者介紹

螺螄拜恩的實話實說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oneymatt
  • 自從看了Prison Break之後,
    在網路上無意間看到你的影評,
    爬完文後讓我笑倒在地上,久久無法自己!
    後來也看了你Blog上介紹的一袋白骨,陰屍路跟豹女,(原來以前的女生是不修毛的,好害羞)
    從此情緒低落時都會來這裡逛逛!
    在此感謝,及祝你早日康復!
  • 敝人沒營養的文字能帶給Money大一些歡樂真是太好了!謝謝你的留言和關懷!話說古早不修毛好像是性感的象徵,你看看《色戒》的湯唯也是,有道是:「毛多就是美」(被拖走)

    螺螄拜恩 於 2012/06/09 22:58 回覆

  • 我的心中住著一個小女孩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此則為私密回覆

    螺螄拜恩 於 2012/05/20 17: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