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下沖水鈕,我離開那座馬桶,詭異的馬桶。

馬桶本身並不特別,泛著漣漪的水面,素白潔淨的陶瓷座。奇怪的是馬桶對面的水泥牆,上面精心描繪了一位等身大的男子,眨巴眨巴著睫毛,單手支著下巴,嘴角露出讚許的微笑。

Silver告訴我,牆上的人像會隨著如廁人士的性別轉換,如果是他,進去時就變成金髮雙馬尾的眼鏡娘,「還滿懂我的喜好的。」他咧開嘴露出一排利牙。

「每上一次廁所即可累積對方的好感度,大號較小號的積分高...」還沒講完,我便出聲制止他。

「夠了!是誰發明這種變態的東西?」

「XX公司,賣的可好了呢!現在家家戶戶都有。」聽似一貫輕鬆閒聊的語氣,但是我太瞭解他了,講到「XX公司」時,Silver眼底深處就會出現一抹深不見底的晦暗。

我好奇的摸摸牆壁,貴公子裝束的男人笑嘻嘻地舉手迴避。不論是三D投影或立體顯像,發明這種排洩得分的裝置實在太詭異了,真的有人會為了攻略成功而增加如廁次數嗎?至少對我而言,在他人期許鼓勵的眼光下上廁所非常不自在。

走出隔間,Silver依然背對著我,靜靜地盤腿坐在原地,在我研究廁所的十分鐘內,他似乎都沒有動過。近天際的225層高樓接納了滿溢的陽光,整面落地窗則將之悉數投射在Silver身上,堅硬如鋼鐵般的銀灰色鬃毛熠熠生光。這幅景象看起來美極了,好似遠古時代沐身於祝福中的莊嚴神祇,然而事實卻是刻薄的諷刺,我們都是無法接受賜福,被詛咒的生物。

我默默坐在他身旁,鋒利的鋼爪劃開一包乾燥蔬果片「我餓了,你要不要吃?」

「Golden。」他輕輕嘆了口氣「你知道我們不會餓的。」

Silver這樣說,公司的研究員也是這樣說,可是我始終覺得好餓,本來是胃的地方縮成緊緊一團,滾動著無止盡的、填不滿的飢餓。

鳳梨、哈密瓜、蘋果、茄子、四季豆、木耳、芒果、番茄,我用爪尖戳起一片片色彩各異、大小不同的蔬果片送入口中,口腔內可以感覺到它們的爽脆和柔韌,但卻嚐不到一絲味道。被金屬利牙嚼爛後,這團殘渣會被輸送到何處?或許除了機械外,我的體內還有一個小小的黑洞,貪婪地啃蝕著飢餓和憤怒。

「集中焦距,鎖定北方十二點鐘的目標。」Silver嚴肅道。

對人類而言,幾百公里之外的對象絕非肉眼得見,但對我們這種為了殺戮而生的獅化人而言,這只是基本的技能。

眼界內出現一位面無表情的中年婦女急促推著嬰兒車,車內端坐一只被層層棉布包裹密實的幼兒,散發出幽幽綠光的貓形瞳孔洩漏了它的真實身分。

「E5319的型號比我們更新,是公司最近開發出來的強力武器。」

「它沒有這個弱點。」Silver快速刺穿我正在咀嚼食物的雙頰,貫穿臉頰的黑洞掉出些許水果碎片。

「嘿!清理地毯很麻煩欸!」矽膠皮膚組成的傷口快速癒合,我一邊撿拾碎屑一邊轉頭瞪他。

Silver完全不理我的抱怨「火力強大、行動快速、全金屬組成、高人工智慧,而且...它不是由人類改造而成的,沒有人類的情感、猶豫和遲疑。」

「它注意到我們了。」我的眼角接收到E5319的訊號,抬頭一看,遠方那對無機質的深幽大眼正直直盯著我。

「那走吧!」Silver晃動著滿頭銀光的鬃毛俐落起身。

我捏碎手上的塑膠袋,投進牆腳的垃圾桶「吁!好球!」

「這是最後一次了。」我笑著對Silver說,而Silver終於捋著鬍鬚,淡淡的、悲傷的笑了。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陳玨朋
  • 咦..3:57 還不夠早嘛!?(喂
  • 你這篇留言證明了3:57的確比較早(無奈攤手)XDD

    螺螄拜恩 於 2012/02/23 16:49 回覆

  • 陳玨朋
  • 題材感覺很特別:D
  • 謝謝~就我個人而言,是希望不要再做這種怪夢了,不然早上醒來都覺得好累...PS:你是夜貓子吼~要早點睡覺喔~(雖然我自己沒什麼資格勸別人XDD)

    螺螄拜恩 於 2012/02/23 01: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