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鬼

今天有一則新聞〈大學生瘋尋鬼 愈恐怖愈熱門〉說現在的大學生喜歡揪團尋鬼云云,其實古早的年代這種事就很盛行了吧?(想當年)我大學時期也跟著校友社的學長姐走了某景點一遭,大家夜半驅車前往目的時,我心中只是恨意無限地想「為啥沒坐到XX學長的車,老娘真是白跑一趟了!」(有道是少女情懷總是詩)。

到了某地後,只見遍地都是........情侶........,而且看起來個個都在做不該做的事,旁邊還有幾攤打香腸的小販跟唱卡啦OK的醉漢(那台機器是怎麼搬來的),是說三更半夜的你們興致有沒有那麼高昂?見到此情此景,就算原本有什麼魑魅魍魎大概也早閃去六道輪迴了,台灣人的根性真是堅強。


#袖毯

近日氣候驟變,天氣一冷我就很想裹在被子裡不要出來(穿著棉被四處走動和騎大狗去上學是我兒時兩大夢想)。



去年春節我很想買那時當紅的袖毯,穿上這種東西不但可以實現裹棉被趴趴走的夢想,而且看起來有點像絕地武士,只差手上沒拿一把光劍(不太講究的話,可以用日光燈管代替)。

PS:貼這張圖時,我心裡覺得有點對不起魅使雲度和山謬傑克森。



不過如果有訪客來家裡拜年,看到我們一家人穿成這樣坐在客廳嗑瓜子,人客應該會熊熊嚇到奪門而出。


#老師

這輩子大概從沒這麼認真寫過文章,以前高一國文老師想要訓練我的文筆(完成他未竟的諾貝爾文學獎之夢...),每天都逼我交稿,搞得我鎮日精神緊張,只差沒在座位上貼張「作者外出取材,本日休刊」的紙條。最後學期末時,我只交兩篇一千二百字的文章給他,一篇是昨天做的怪夢,另一篇是家裡死掉的烏龜。老師當場氣到快腦溢血,覺得儒子不可教也(他大概也從此得知,不能把自己的夢想寄託在別人身上)。

現在他看到我這麼勤奮,地下有知也會含笑九泉吧(喂~老師還身體健康、精神爽利勒~)?不過我現在寫的文章跟恩師的預想應該有天壤之別,這種歪文寫三輩子也不可能拿到諾貝爾文學獎的(老師我對不起你)。雖然枉負高中時詠絮才的虛名(甩頭髮),不過我自己寫得還挺高興的,唯一的問題是這種熱度能持續多久?想來除了詠絮才外,我闖蕩江湖數十年更為人所知的渾名應該是「三分鐘小姐」(幸好我不是男的,不然這種汙名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呼呼~)。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