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娘有一陣子很喜歡看邵昕的節目(當然是涉入炒股前......咳咳),本來我也不當一回事的,不過今日晚餐後的一席話,突然激發了我的鬥志。
 
我娘躺在沙發上閒磕牙道:「上次我看邵昕叫他老婆演水族箱云云......」
 
什麼!水族箱!?微波爐很好演這個我知道,原地打轉數圈再叮叮幾聲即可完事收工,冰箱大概還需面露嚴峻寒酷外加馬達嗡嗡。可是水族箱真是個難題,必須先思考這是個空的水族箱?或是任由魚兒悠游其間的水族箱?要僅僅詮釋水族箱自身結構,亦或演繹出一只富含瑰麗水族生物之容器?若為前者,是否清冷孤高略帶寂寞氣息?若為後者,則為歡騰跳躍但嘆魚生苦短之唏噓?To be or not to be?演出水族箱真是一個難題,看來我過於小看這些藝人了!
 
上述文字看似冗長,實則於吾腦間如電光石火般閃過,我即刻跟娘道:「那妳來演演看吧!水族箱,我期待你的演技(此為倒裝句法)」。

該行為看似不孝,其實是為人子女的一番體貼心意。因為娘親平素極愛一人分飾多角,每每向我重述日常所見所聞時,總會以不同聲調、表情和肢體動作扮演張三、李四、王二麻子等角色(亦可將人名代換為較時髦摩登之Mary、Vivian、George),惟妙惟肖,令人好不讚嘆,每次都演到讓我跪地哭號:「拜託~~你可以講重點嗎!!」這齣大戲方能落幕。簡直比譚寶蓮在《吉娜與五個青罐子》中的獨角戲還精采(不記得的快去翻書),所以我有確切的理由懷疑她想進軍演藝圈很久了!
 

不料,我想當阮冰玉的美夢很快就破碎了(寶蓮,我的紅天女啊啊啊啊~~~),娘親連想都沒想就說:「不要!我待會要看超自然檔案!」雖然一下就碰了個硬釘子,不過愛戲之人心中豈能無戲?因此我再三遊說:「水族箱可能過於單調,對你的挑戰度太低,不然...換個戲碼好了,你演一本被多撕一頁的日曆。」
 
眾位看官不可不知,「一本日曆」、「一本被撕一頁的日曆」,和「一本被多撕一頁的日曆」之詮釋方法有著天壤之別,妙就妙在這個「多」字。「一本被多撕一頁的日曆」褪去了「一本日曆」的平穩安逸與不知民間疾苦,而較「一本被撕一頁的日曆」更添一份突如其來的驚訝和痛苦,它的內心戲可能會有「呃啊!怎麼搞的!?這款代誌那A來發生?」或「唉~~罷了,妾身早已習以為常」這兩種差別,端視詮釋者家中日曆平常的處境(我們家便屬於後者,所以每次我都有又賺到一天,人生無限美好的感覺)。
 
雖然我費盡唇舌向娘親解釋如何表演日曆的內心戲,不過最後客廳還是只剩下我和那本被多撕了一頁的日曆...。
 
後續其實也沒什麼好提了,因為沒有人願意配合,所以我親自演出了被吸乾的鋁箔包、裝滿水的寶特瓶、被喝乾的寶特瓶等等,徒惹來一陣嘲弄訕笑,備加難堪潦倒.....。
 
然而,如果連為人師表的自己都放棄了,那學生還有什麼前途呢?當我不屈不撓,繼續努力思索如何揣摩「很久沒洗的腳踏墊」時(娘親在旁邊說:「別想了,腳踏墊這禮拜就要拿去洗了。」不得不說,她真會壞人好事,這樣我不是又得多思考一個「剛洗乾淨的腳踏墊嗎?」),爹爹便回來了。

在我百般威嚇利誘拜託懇求下,爹爹勉為其難的演出「被多撕一頁的日曆」(初生之犢便挑戰如此高難度的戲碼,委實精神可嘉!不過我覺得演技流於浮面,沒有演出日曆驚訝或無奈的心理),接著又演出要被吃掉的蔬菜(這戲碼相當出色,求生的意念與絕望的痛苦交織、掙扎、躍然而出,大概是他演出時與手上的高麗菜心意相通,這表現拿座金馬獎肯定沒問題)。
 
因為終於等到某位學員的認真配合,所以今天的演技課程在多舛中順利落幕。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大概都希望這門課趕快倒閉以換取眾人身心的平靜安寧。然而,沒有一番寒徹骨,哪來梅花撲鼻香呢?在此與大家共勉之(多麼勵志又富教育意義的結局)。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串供才是王道!!
  • 真是笑死我了~~~
  • 這樣就笑死了!?真是罪過啊~~

    螺螄拜恩 於 2011/12/12 20:09 回覆

  • SNAIL
  • 我們家是很愛想像根本沒有樣的寵物跟他的互動~
    還有取名字(還是沒有養啊啊啊啊)
  • 我只聽過隱形朋友,還頭一回聽見隱形寵物...真是...長見識了

    螺螄拜恩 於 2013/02/21 19: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