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集Daryl只出現三分鐘......所以本篇心得到此結束。

 

 






好吧,再怎麼說,看在Rick等配角一路襯托Daryl的份上(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就勉為其難地提一下他們好了(不情願貌)。



Carl一句「Everything is food for something else」,加上想學槍法的決心,讓人驚覺正太大難不死後的覺醒,難道Carl將成為銀河系最後一位絕地武士嗎?

講認真的,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一個人吃人的世界,只是現在彼此互噬的是名聲、地位、金錢、自我成就。但當喪屍橫行、國家體制崩解時,人類被剝奪至最底層的生理需求,競爭的目標便轉向食物、飲水、性、居所等,失去道德禮教的束縛,掠奪的手段更不堪、更殘酷。成長於斯的Carl很自然地接受了這個現實,並且將生存法則深深地烙印於學習基模中,試圖獲取更佳的生存技能;而習於往日生活的Rick和Lori等人,仍處於當下與過去的反覆煎熬,明明雙腳正踏在面前殘破的土地上,指間卻彷徨地欲攫取往昔破碎的片段。



順帶談到Lori懷孕一事,Lori基於母性本能,不願新生命誕生在這個危機潛伏的世界。再則,產前產後的醫療照顧、新生兒的存活率,與逃亡時的負擔,都是必須面臨的現實考量。另一方面,正面地、"希冀"自己永保希望的Rick仍持一貫看法,不願剝奪任何一條生命生存的權利。

但是當Lori含淚質問:「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這個孩子能健康、快樂地生存以至終老」時,無論是堅守信念的Rick,或見多識廣的Dale,皆低下頭來、無言以對。(我覺得直視他人雙眼唬爛很簡單,每次公司助理換新髮型時,我都會直視她的雙眼說:「你好美!」...)

回到Carl的轉變,Lori的問題其實沒那麼難回答。

對於誕生在The Walking Dead世界的孩子而言,該環境便是他們汲取知識與養分的母體。曾經擁有過去的人才會嚮往平靜和便利、緬懷舊日美好;無從得悉過去的人,未來即為當下,充斥危機和不穩定的生活是他們習以為常的安寢床褥。以電腦、網路為喻,四、五十年次的人困而知之,六、七十年次的人學而知之,八、九十年次的人生而知之。當五十幾歲的大叔戴著老花眼鏡、兢兢業業地學開機時,掛著鼻涕的五歲黃口早就熟練地操作鍵鼠玩憤怒鳥。

所以我們如何確信,世界末日的新生代,不會比上一代活得更堅強、活得更美好?人類的適應能力是很強韌的,套一句電影《侏儸紀公園》的話「Life will find the way」。



本集另一個發人深省的橋段是農場主Hershel的抉擇。當至親變成喪屍時,你會怎麼做?一勞永逸的開槍解決他們?置之不理、眼不見為淨?還是把他們鎖起來,等待解藥和疫苗出現的那一天?

每看完一部喪屍片,我都會思考這個問題,隨著年齡增長,選擇不曾改變,永遠都是最後一項。

雖然這是一線極為渺茫的希望,但若我現在毅然決然斬斷這線懸念,當未來出現不可能的可能時,我該如何面對自己那時所下的錯誤決定?永遠沒有人能告訴你這種時候該怎麼做,教你什麼決定才是正確的(事實上,有正確無誤的決定嗎?),因此我們只能聆聽內心的聲音,選擇"也許"比較不會後悔的抉擇,所以我無法苛責Hershel。不過......先生.......你也關太多僵屍了!關家人也罷,連張三李四、鄰家大嬸都關進來是怎樣?難道是怕他們欠錢不還嗎?



Andrea和Shane練槍爭執那一段互動很有愛,我本來暗自在內心開小花,沒想到他們下一幕馬上練起真槍來了(Andrea:口桀口桀口桀~神槍手可不是浪得虛名)......害我內心的花園頓時全數凋謝。但老實講,若我是Andrea,面對Shane和Dale二擇一時,也會選擇Shane,看樣子就知道Dale是要放在內心尊敬的。



Dale:「我不需要尊敬!Andrea快來侮辱老身啊啊啊~」



Maggie質疑眾人瞧不起Glenn,老是把他當誘餌,但妳自己不也把他當工具人?奪取人家貞潔後,用一籃水果+肉乾就想打發他,就算在亂世中貞操也沒那麼廉價!總而言之,只好歸結Glenn的總受氣場太強大,連喪屍都無法擋,不找他還能找誰?只能怪自己啊~不過,Glenn發狠砍喪屍時還滿man的,不能小看總受的逆襲(誤)。



面對Lori手持凶器的背後靈,Glenn驚疑不定不知是否該對Rick吐實的表情很妙。



看看我們可憐的Daryl,Carl養傷養到都要在Hershel家生根了,人家Daryl大床才躺沒多久,就被趕回帳篷(未負傷前更慘,睡在露營車的地板上),這分明是對正太和大叔的差別待遇!另外,自從Andrea和Shane的莫名激情後,我現在都用戒慎恐懼的心情觀察光頭媽Carol和Daryl的互動,這種感情走向對觀眾的心臟真的很不好(大口吞強心劑)。



本集最後爆點是潘金蓮和西門慶....欸!不對,是Lori和Shane的姦情爆發了。我挺喜歡此段的拍攝手法,用一種緊繃而內斂的狀態,平靜地陳述出來。這種處理方式比馬景濤式搖肩吶喊:「日月蒼天為證!妳說!妳說!妳說!妳說我哪裡不好?妳為什麼要對不起我呃啊啊啊!?」更深入人心,彷彿可以聽到Rick緩緩心碎的聲音。(雖然我已經有Daryl了,不過瞧你處境堪憐,連你一起收了吧~)

最後的最後,我開始懷疑Sophia在第二季裡只演第一集,這樣她以後跟同學炫耀:「嘿~我有演the walking dead S2」時,只要別人錯過第一集就會認為她在說謊!唉~同儕關係是健全社會人格的第一步,你們編劇不要讓小女孩難做人啊(搖頭)~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