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好像一把尺,每一個刻度都被社會文化、風俗習慣等,牢牢地規定好了,而且這種度量衡的基準是統一的、嚴密的、具有共識的、放諸四海皆準的,不能被僭越的。在什麼階段你就應該表現出什麼樣的行為,完成這個社會要求你達到的人生進程,以顯示你是一個經過社會認可的,完整、沒有瑕疵的、社會化的成年人。一旦偏離了軌道,沒有在該年紀達到你的人生刻度,就會遭到質疑,質疑你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質疑你沒有符合社會化的標準,這種質疑甚至會延伸至人格審視,讓你懷疑自己是一個不完整的存在,因為缺乏了某樣重要的事物,所以你沒有辦法達到社會為你規劃好的刻度,所以你是異類、剩下的、失敗的、殘缺不全的。這種刻度完全沒有彈性可言,如果你無法完成標準,或不想達到標準,那你就要想辦法讓自己的一公分看起來比別人的一公分長一些,比如說功成名就時,社會對你的質疑就會少一點,因為你太忙了、太重要了,難免顧此失彼。但事實上,功成名就不也是另外一把丈量的尺?

每當想到這些,我就覺得胸口好悶,難道某個進程不能是自己想或願意而為,一定要是"應該"如何而如何,這些"應該"真的有這麼合理嗎?當你把自己擠進這個定義非常狹窄的應該時,不會覺得這些"應該"不那麼合身,讓人喘不過氣嗎?

而且最可悲的是,我這麼討厭這些應該,可是在下意識中,還是潛移默化地把這些"應該"內化成自己的價值觀,所以總會在對話中不自覺地脫口而出令人厭惡的質疑和得到解答後的釋然。

無法被丈量的人最自在,合於規矩的人最快樂,沒有勇氣折斷尺規的人徘迴猶豫於方圓之中,多麼,可憎。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我的心中住著一個小女孩
  • 有勇氣的人幾稀,似乎我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人之一(其實我也沒那麼偉大啦)。若為了愛而結合,當然可喜可賀;但若沒有愛,我應該也不會斷然的、貿然的行事。只是近來心出奇的空,空了居然會慌,慌了多少也讓自己亂了手腳。我最恨心不聽大腦的使喚,偏偏大腦的功力常不敵心的魔力。在幾經掙扎與痛苦中終於透徹,於是我在我的心上插了一把刀,漸漸的,大腦又佔上風了,樂見這個結果,所以,私下竊喜。但是你的文字卻讓我幾經想法,究竟是為了合於世俗眼光,還是讓心有個依靠,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故有昨日之回文。少女心,我還是有的,別忘了養老院裡有一間房正等著我呢!如果沒有心動的震撼,要讓我輕易的把自己交出去,那是一件多難的事阿,這也正是我在苦苦等候的原因之一。話說回你的部落格,我只是無聊亂連我的最愛,看看大家的動態,於是便看到你的新文章,其實,深思之餘,多少也有點訝異!
  • Rebecaa
  • 有勇氣的人幾希矣?如果是為了愛和喜歡、傾慕而結合,令人開心;但為了結合而結合,甚至是為了世俗觀點而結合,則讓人惆悵難過。不過你先別自己往洞裡跳(扯住衣領拉回來),只是一時感慨,倒也不必如此陰鬱悲觀。可能是我還有一點少女心的火苗,在這個年紀,還是實際點好。況且這只是我個人觀點,沒有站在圈子裡,怎麼知道圈子裡快不快樂?話說你怎麼會上來看,我看到有人留言還真是嚇一大跳,沒想到這個以年為紀錄單位的網誌竟有佳客來訪!?
  • 我的心中住著一個小女孩
  • 所以,我是可憎的人。 因為我一直被人丈量,甚至自己丈量自己;我不合於規矩,不僅不合,還不適用於該規矩,可笑的是我明知不合規矩,沒有勇氣折斷尺規則罷,卻又一直改變自己讓自己合於尺規,所以我活在不屬於自己的世界裡,用無聊的尺規來當作短暫的目標,不停的砥礪自己,希望可以達陣。不僅可憎,我,還很可笑!這樣的我,不值得憐憫,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麼憐憫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