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an 31 Tue 2012 22:08
  • cure


「絕命終結站」這篇心得我寫了三天、放了三天,一直猶豫著要不要貼出來,或是乾脆刪了它。因為我的好友最近面臨了人生中的難關,這部電影、這種題材有些敏感,如果照過往以同樣嘻笑的文風寫作,好像有些不妥。最後仍然貼出來的原因,不是因為捨不得文章(刪文根本無須猶豫),而是想起某次聊天時媽媽跟我說過的一句話「我很高興妳無論何時都抱持幽默感,雖然我們家並不富有,但這是我能給妳的最大寶藏」。

如果刪了文章假裝寫作的過程並不存在,對我而言反而是一種造作偽裝。除夕下午接到來電那天,她在電話那頭哭泣時,我也止不住眼淚。掛了電話後,我很氣自己,氣自己總是任憑情緒來的時候就來。因為我哭了,所以她得強裝無事跟我說沒關係、不用擔心。而我不但流著淚、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還變成被安慰的人,我很氣這樣沒用的自己。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內含血腥圖片,請小心服用==========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自稱是我弟弟,但彼此都知道他不是的青年策馬前來,倨傲地自高高的馬背向下俯望,身後反坐一位背身的長髮紅衣女子,馬匹鬃毛柔順如絲、白光燦爛似神話中的獨角獸。

他低頭悄聲道:「把四個十元硬幣疊成一落,當它倒塌時,我會前來。」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開始用文字具象描述夢境後,我發覺自己內心住了一個悲傷的人,不管什麼夢都帶有一點淡淡的哀傷,但幻化於夢中時不覺、醒來後不覺、書寫著時方深刻體會。感謝那個悲傷的我在夜晚用夢蠶食負面情緒,才能支持白天的我快樂生活,萬分感謝。

#十六與十七
我拎著一袋垃圾步出滿室汙穢的廁所,步出門口時,不巧撞見久未謀面的遠方親戚,有點尷尬的打了聲招呼,心裡猶疑著要不要解釋眼前慘況不是我弄的,我只是在處理善後,但又隱約覺得何必解釋那麼多,一旦開口只是越描越黑。兩人同時亦左亦右地在窄小門前閃躲一陣,終於得了個空脫身而出,僵掉的微笑垮垮地掛在臉上,用空的那隻手摸上去不像笑容,反而像是一團扭曲突起的怒氣。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鏡頭一寸寸由遠拉近Stephen緊抿著嘴角的臉龐,最後一刻,低垂眼瞼的雙瞳直視觀眾數秒,幕就此落下。燈光大放光明時,周圍的觀眾議論紛紛「這樣就結束了?」「他最後打算怎樣?」開放式結局任憑人們想像,不論Stephen打算怎麼做,很顯然地,他現在知道要如何玩這場遊戲了。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家一向是很Free的,所以每年大掃除都是形式上意思一下,我常常在想,保持這種女子無才就是德的態度嫁到惡婆婆家一定會很慘,所以還是繼續賴著我爸媽好了。上一句不是重點,是說表面上Free,但我骨子裡還是很傳統的,雖然年年都想說不用大掃除太好了,不過隨著年關將至,我就平常有做虧心事的夜裡睡得很不安穩,上禮拜天天都睡得跟死豬一樣,可是這禮拜卻天天睡得跟快死的豬一樣。

眼看著今天晚上就是除夕,這樣焦慮下去不如爬起來掃除好了,所以我從凌晨十二點一直打掃到方才。雖說足足花了快六個小時,然範圍僅限定於個人房間,其他人的死活我是管不著了,起碼老娘要出淤泥而不染!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電視上出現Colin Firth時,我媽指著螢幕說:「最近電視上好像常看到這個呆頭呆腦的人。」我聞言不可置信問:「妳...妳是說Colin Firth嗎(聲音顫抖)?」,我媽若無其事點點頭:「對啊!臉圓圓的那個嘛,我之前還看了他演的《情留什麼瓦》(註:情留吉諾瓦)和《魔法褓母》」。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Jan 21 Sat 2012 01:22
  • 古剎


醒來時覺得夢中的異樣動物而很有趣,重述時卻又擺脫不了哀愁感,到底是悲傷或快樂我也分不清了,或者說它們是一體兩面?

#古剎
造訪高峰上一座無人古剎,遍山蒼綠簇擁狹長石階,踽踽獨行。天氣炎熱、坡度甚陡,我欲伸手拭汗,卻發覺乾爽如昔,「因為是夢啊,真方便」心懷感謝地想著,邁開步伐繼續前行。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依個人經驗,小孩子真的是一種可怕的非理性動物,從(偽)生物學角度觀之,嬰兒時期能不能算是人類極難論定,有的嬰兒簡直跟猴子沒兩樣,最恐怖的是他們比猴子還缺乏客套和禮貌的概念,很愛讓大人出醜。

姑且不談如何區分嬰兒和猴子,若要在喜不喜歡嬰兒之間選一邊,我仍然站在喜歡派,但只限定「可愛的」嬰兒。我對嬰兒的標準和挑男人一樣嚴苛(其實是眼高手低...嘖),遇到那種明明嘴歪眼斜父母卻視若珍寶,不停大力推銷「你看看我家XX多可愛」的情況時,我都盡量面不改色地挑一些中性的詞彙稱讚,比如說: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6 Mon 2012 17:57
  • 飛蛇


每天晚上都會做匪夷所思的長夢,夢中色彩繽紛、劇情緊湊,醒轉往往覺得十分疲憊。有的夢醒來就忘了,有的夢則印象鮮明,時隔數年依然清晰,有感於夢中人生遠較現實人生精彩,開分類「夢記事」以記之。

#飛蛇
獨自前往一座和尚庵的路上,與一名面目模糊的僧徒墜入情網,我女扮男裝、低調行事隱瞞眾人耳目,不料上課時被點名發言的嗓音走漏秘密。「原來你是女子」、「我們不能容許這種事情」在眾聲譴責下,我們被強行送往後山的浮島監禁。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迷你影集《一袋白骨》翻拍自史蒂芬金的同名作品,台灣由遠流出版社於2007年出版中譯本。身為業餘金迷,我必須誠實地說,《一袋白骨》以一般標準而言,是不錯的驚悚小說,但從老金的標準看,只能算普通之作。之前聽到開拍消息時我便思忖,戲劇要用什麼手法呈現主角極其細膩的心理狀態?答案是---省略。因此,失卻原作醇厚、綿密的文字特色後,簡化的綱要變成一個典型的恐怖故事,循著事件-->靈異現象-->探索-->解謎的路線前進。

客觀來講,《一袋白骨》表現得中規中矩,劇情、演員恰如其分,不像老金許多失敗的翻拍作品那麼糟糕。但觀看這齣影集時,你不會得到很大的驚喜和樂趣。不過我是站在已經看過原著的立場發表這番言論,說不定沒接觸過原著的觀眾較能獲得意外之喜,尤其是老金對片中某個主要角色的反傳統處理。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誰にでも裏がある》為一般向的女性向遊戲,採雙主角方式進行,姊姊百惠是大學剛畢業的菜鳥老師,妹妹菜菜子則是高二生,在遊戲中她們會面對六位相貌、性格迥異的男子,發掘他們背後的秘密並與之共譜戀曲。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禮拜六去喝喜酒時,好友顯然人緣極佳,女方的禮金桌排了長長一條人龍,我還第一次看到給錢要排隊的,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好的事情!

好不容易輪到我繳完禮金、拿了喜餅要入座時,正前方突然殺出一位看樣子是女方長輩的黑西裝地中海大叔,猛然伸手抓住我的喜餅。光天化日下怎麼有人搶喜餅來著!?大叔,我包三千六拿你一盒喜餅不過份吧?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其實我已經搞不太懂「斗室雜文」和「日常漫談」這兩個文類要如何區分了,它們漸漸有一種殊途同歸的趨勢,以至於我每次發文前都要考慮再三。原先「斗室雜文」是擺明了抄襲梁啟超的《飲冰室文集》,探討些正經的議題,但文路顯然在不知不覺中歪到大西洋去了,「文如其人」這句俗語不幸地驗證在我身上。

所以現在我完全憑心情決定分類,多少有點自暴自棄的意思,而且心裡會產生「寫這種文章對嗎對嗎對嗎~」的回音。如今情況有點像脫韁野馬再也回不去了,當初隱姓埋名是為了暢所欲言,因為無人知曉,所以下筆的尺度越來越開,我的心情也從「哈哈哈~誰也不知道我在寫部落格」,變成「呃...絕對不能讓人知道我在寫部落格」。有人可能覺得這兩種情況差不多,可是我要嚴肅地說NO!NO!NO!(搖指頭)這情況差的可多了,前者是不想生小孩而不生,後者是原本不想生後來卻驚覺自己不能生!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世界冥冥中有一種很詭異的莫非定律,當你強調「絕對」不會怎樣時,接下來「絕對」就會怎樣。許多女性婚前大放厥詞未來絕對不嫁給窮人、禿頭、和矮於170的對象,但不用等十年,大概過個2、3年,就會收到她和既禿且矮的丈夫合照之喜帖,而且信裡還註記要多包點。所以這說明了什麼?不!跟莫非定律無關!這只是說明世界上有真愛的存在!所以我自此之後再三聲明,我絕對不嫁給長得像金城武、家產如郭台銘、體格似Rodrigo Santoro的男人!我‧絕‧對‧不‧要!(拜託拜託祈禱貌)

瘋話說夠了現在講回莫非定律。自從跟三個人講過「我很少感冒」後,本來一年多沒感冒過的我馬上就破功,其神準之程度讓我很想開始惡意轉寄網路幸運信(就是那種你看完這封信後馬上寄給xx人,即可美夢成真,不寄出去就會受到詛咒的信),看能不能把霉運分出去一點。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7年出品之《The Wizard of Gore》翻拍自1970年的同名電影,每每看到此類原作本來就沒多高妙的重拍電影,我都會產生「您這是何苦勒?」的疑問,不過耐著性子看完本片後,我更想問自己這個問題。

電影前十分鐘昏暗的光線、俗濫的演技,和不知所云的劇情,讓我很想直接「神經病!關電視!」,但是一方面新年度剛開始,搞不好這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之上天給我的考驗;二方面這部電影冥冥中有一股詭異的力量,讓人忍不住抱著「到底能有多爛?」的心態一直看下去。而且看完以後,雖然情感上萌生想用平底鍋重擊導演致死的強烈慾望,但理智上則覺得它好像非常爛又不太爛。如果不是我想太多的話,《The Wizard of Gore》的劇本其實是想要表達點什麼的,可惜的是,其敘事手法不甚成功,我到現在仍然搞不太懂它到底想表達什麼。(寶傑~不如你來說說看)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篇是沒營養的文章啊!沒營養啊!想要汲取知識和智慧的人鼻要來啊(話說也沒哪一篇有營養過)~不要怪我沒先警告啊!

很累的時候要看什麼?首選絕對是嬰兒啊~肥肥嫩嫩沒有攻擊性,笑起來又甜又可愛,疲憊馬上煙消雲散。尤其抱著白胖嬰兒的帥哥更是極品啊啊啊(奇怪?這句話的主詞好像是帥哥)~因為單一帥哥會讓人起色心,立馬疲上加疲,可是一配上嬰兒,色心就轉化為善心,心中湧上滿滿的慈祥喜樂。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