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的一生好像一把尺,每一個刻度都被社會文化、風俗習慣等,牢牢地規定好了,而且這種度量衡的基準是統一的、嚴密的、具有共識的、放諸四海皆準的,不能被僭越的。在什麼階段你就應該表現出什麼樣的行為,完成這個社會要求你達到的人生進程,以顯示你是一個經過社會認可的,完整、沒有瑕疵的、社會化的成年人。一旦偏離了軌道,沒有在該年紀達到你的人生刻度,就會遭到質疑,質疑你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質疑你沒有符合社會化的標準,這種質疑甚至會延伸至人格審視,讓你懷疑自己是一個不完整的存在,因為缺乏了某樣重要的事物,所以你沒有辦法達到社會為你規劃好的刻度,所以你是異類、剩下的、失敗的、殘缺不全的。這種刻度完全沒有彈性可言,如果你無法完成標準,或不想達到標準,那你就要想辦法讓自己的一公分看起來比別人的一公分長一些,比如說功成名就時,社會對你的質疑就會少一點,因為你太忙了、太重要了,難免顧此失彼。但事實上,功成名就不也是另外一把丈量的尺?

每當想到這些,我就覺得胸口好悶,難道某個進程不能是自己想或願意而為,一定要是"應該"如何而如何,這些"應該"真的有這麼合理嗎?當你把自己擠進這個定義非常狹窄的應該時,不會覺得這些"應該"不那麼合身,讓人喘不過氣嗎?

而且最可悲的是,我這麼討厭這些應該,可是在下意識中,還是潛移默化地把這些"應該"內化成自己的價值觀,所以總會在對話中不自覺地脫口而出令人厭惡的質疑和得到解答後的釋然。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Sep 04 Sun 2011 21:05
  • 張郎

我本來不是那麼討厭蟑螂的,雖然也說不上喜歡(誰會喜歡蟑螂啊!!!),但絕非那種看到蟑螂就會掩面尖叫、淚眼汪汪、拔腿狂奔的弱女子。國中身強力壯、年輕氣盛的時候,只要週遭的女生大叫張~~~郎!張~~~郎!時,我還會很粗勇的拿起掃把狂戳猛擊;隨著年長體衰,現在看到蟑螂我會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用一只拖鞋或任何慣於接觸地面的平面物體,溫柔、輕輕、決絕地將蟑螂覆蓋住,然後再四下求援,畢竟我心慈仁厚,不忍見到任何生命消逝於自己手中(簡單講就是讓別人幫我背業障)。

在這種蟑不犯我、我不犯蟑的原則下,我和蟑螂也就平靜地度過數十個年頭(當然不是同一隻),可是這種默契卻突然被新生代的蟑螂硬生生打破,貿然攻城掠地,好不張狂!

約莫數月前,我正在沐浴中。大家都知道,因為人不像動物有毛皮、爪子、利牙等在自然界中求生存的武器,所以失卻衣服的武裝時,亦即人類最脆弱、無助的時刻,這也是董永為什麼要趁七仙女沐浴時偷羽衣,李逍遙為什麼要趁趙靈兒沐浴時偷衣服的原因,在人類最脆弱時施加威脅最容易得逞,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雖然我不知道蟑螂到底想要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