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在PTT上閒逛,
看到一個女生抱怨朋友說她新燙的的捲髮像"瘋掉的貴賓狗",
其實那是一篇很心酸的抱怨文,不過我卻看到笑出聲音,
而且之後閱讀Marx時仍忍不住一直吃吃的笑,完全控制不了,
不管文章裡在說什麼,腦海中總是會浮現發瘋貴賓狗的影像(而且頭上還有粉紅色蝴蝶結那種)。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