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04 Sun 2011 21:05
  • 張郎

我本來不是那麼討厭蟑螂的,雖然也說不上喜歡(誰會喜歡蟑螂啊!!!),但絕非那種看到蟑螂就會掩面尖叫、淚眼汪汪、拔腿狂奔的弱女子。國中身強力壯、年輕氣盛的時候,只要週遭的女生大叫張~~~郎!張~~~郎!時,我還會很粗勇的拿起掃把狂戳猛擊;隨著年長體衰,現在看到蟑螂我會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用一只拖鞋或任何慣於接觸地面的平面物體,溫柔、輕輕、決絕地將蟑螂覆蓋住,然後再四下求援,畢竟我心慈仁厚,不忍見到任何生命消逝於自己手中(簡單講就是讓別人幫我背業障)。

在這種蟑不犯我、我不犯蟑的原則下,我和蟑螂也就平靜地度過數十個年頭(當然不是同一隻),可是這種默契卻突然被新生代的蟑螂硬生生打破,貿然攻城掠地,好不張狂!

約莫數月前,我正在沐浴中。大家都知道,因為人不像動物有毛皮、爪子、利牙等在自然界中求生存的武器,所以失卻衣服的武裝時,亦即人類最脆弱、無助的時刻,這也是董永為什麼要趁七仙女沐浴時偷羽衣,李逍遙為什麼要趁趙靈兒沐浴時偷衣服的原因,在人類最脆弱時施加威脅最容易得逞,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雖然我不知道蟑螂到底想要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其實我是夢到了你。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24 Sat 2008 20:06
  • 可憐

可憐,真可憐。

申請了這地方後,都被我用來做恣意謾罵之用,有點殘餘營養價值的文章都被貼到別處了,連渣都不剩。唔....充滿了強烈的負面能量,如果楊致遠和鄒開蓮知道了一定會很悲傷。

不過人總是要發洩一下的,畢竟要維持表面的溫良恭儉讓也不是一件簡單的功夫,不過真是太可憐了..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在PTT上閒逛,
看到一個女生抱怨朋友說她新燙的的捲髮像"瘋掉的貴賓狗",
其實那是一篇很心酸的抱怨文,不過我卻看到笑出聲音,
而且之後閱讀Marx時仍忍不住一直吃吃的笑,完全控制不了,
不管文章裡在說什麼,腦海中總是會浮現發瘋貴賓狗的影像(而且頭上還有粉紅色蝴蝶結那種)。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容易有感覺卻很難放感情,且感覺往往像沒栓緊瓶蓋的碳酸飲料,過沒多久就走味了,失去微微刺著舌尖的跳動氣泡,嚐起來只是無聊而甜膩的糖水。

念茲在茲的是無法得到的,到手後雖不至棄若敝屣,但放在家裡的看起來總沒外面的新鮮有趣。

熱情過後,挑三撿四,一但落在他人手裡,驀然又似敷過十片面膜那樣的光鮮。

所以說來說去,你最愛的只有自己吧?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21 Sun 2006 20:53
  • ?

你在猶豫什麼?

你在懼怕什麼?

你在擔心什麼?

你在躊躇什麼?

你到底在想什麼?

螺螄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